自定义文字

深沉的记忆与乡愁——琦君经典散文选编后

作文大全网 2020-06-28 01:00:33 浏览量

《琦君古典散文选》的编辑工作即将结束。在长达半年多的阅读和筛选过程中,很少有人选择。琦君女士散文的美在于她的记忆和怀旧。她用深刻而简单的笔触,表达了童年的记忆、家庭的乡愁和对家乡的思念。我们被这些深情的话语所感染,被美丽的家乡、快乐的童年和对所爱的人无限的爱所感动。 琦君是台湾著名散文家,与林清玄、张晓风、林·文悦并称为台湾冰心,在中国文坛占有重要地位。她反复写童年记忆、过去的时光、家庭和亲戚。这些文章是自传回忆录。阅读琦君的散文就像翻阅一本旧相册,里面充满了深刻的回忆和怀旧之情。在这里我们可以体会到,散文人对故乡的风景和童年的诗有着相同的记忆,对父母和老师的爱与孤独,对童年兴趣的追求,对故乡的真挚的思念,这些不仅叙述了台湾的生活,也有着对外国旅游的感悟。 台湾三民书局作为杂文的集散地,一直致力于琦君文学的经营,出版了琦君女士的五本书:《琦君杂文》、《红灯记》、《读书与生活》、《文学与爱情》、《琦君的童年》,这些书在台湾都有广泛的影响,其中《红灯记》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我们深知这些经典作品经久不衰。通过对过去文化的审视,我们可以寻求历史的真实,触摸理想的美好,最终实现生活的感性完美。每一件作品都是值得珍惜的宝藏——它们记录了当时台湾文化的发展轨迹,用文字浓缩了岁月,保留了真善美。 为了使读者能够更有效地阅读,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发现散文的内心世界,感受散文所描述的时代之美,我们从上述五本书中选取能够更好地表达作者真挚情感的章节,让读者快速感受到经典之美,并将这些散文编辑成三个系列,即童年记忆、对亲友的怀念和乡愁。 在这一系列童年记忆中,我选择了熟悉的章节,如《我的童话》、《发帖照》、《红色阴影》、《雨天》、《好样的》、《坑女孩》和《盲女克芬尼》。在琦君的散文世界里,童年回忆是一个重要的部分。她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又矮又胖的小女孩的生活经历和内心世界。“写作就像作者”,作者的化身在这个小女孩的世界里随处可见。通过阅读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当时的美丽和兴趣。《雨天,真好》以轻快的风格作为童年雨天回家的场景,长时间不去地里干活,打牌,看歌剧,然后转向永远不长大,总是沉浸在雨的喜悦中。感伤的感觉涌上了笔尖。“红纱灯”是对童年时一盏简单的红纱灯的回忆,是她祖父粘贴的,童年时由作者陪伴。经过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和反复的顿悟,所有的悲伤和快乐都凝结在温暖的光线中,然后转化为自信和毅力的力量。此外,在这个系列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散文图片的记忆和兴趣,小不倒翁的快乐和可爱,圣诞老人如期到来,盲女克芬尼的坚韧等等。通过阅读这些经典散文,读者可以被带到作者生活的时代,从而激励读者回忆和珍惜他们的童年。 第二个系列是对亲戚朋友的怀旧。在作者众多的乡愁散文中,他用大量的笔墨描写了母亲、亲友,描写了他们的勤劳、节俭和隐忍,尤其是对母亲的记忆和依恋,这是作者作品永恒的主题。所选的《母亲的时代》和《母亲的偏方》都很好地描述了母亲的这些优点,讲述了与母亲相处的感受;尤其在《一朵小梅花》和《齐》中,这一点尤为明显。梅花小髻原本是爸爸送给妈妈的结婚礼物。我妈妈拿了两次,一次在婚礼上,一次在结婚纪念日。因为我姑姑的存在,我妈妈再也不会穿它了,只保留了婚礼的美丽和生活的痛苦;在《齐》中,通过母亲和姨娘的发髻的对比和差异,展示了两位女性在性格和婚姻观上的差异。与旧式的母亲和姑姑的时尚相反,她们也追求婚姻的本质,反映了那个时代不同女性的婚姻结果和那个社会中女性的向往和痛苦,描述了传统社会底层女性不平等婚姻所带来的苦难。通过这些对亲属的真诚描述,传统社会中不同人物的生动形象呈现在读者面前。 第三集,思念我的家乡。在作者的散文中,有许多关于他家乡的思想。作者通过描写家乡的植物和树木,表达了他对家乡的无限热爱和久别重逢的流浪者的情怀,不仅写得清新流畅,而且清晰地描绘了他的家乡,使人仿佛又回到了作者的故里。在编辑过程中,我们精心挑选了《忆姑苏》、《故里江心寺》、《南湖烟雨》、《西湖静物》等优秀作品。例如,在《故乡的江心寺》中,就写有永嘉郊外的江心寺。作者不仅生动地呈现了一个场景,还通过寺庙里的“回水”记录了他对家乡的思念。在这些文章中,作者写下了对风景的赞美,对时间匆匆的叹息,以及对世界变化的无限依恋。 通过写那个时代,琦君回忆起她的童年,写她的家乡,怀念她亲人的散文,这真的很感人,让我们看到她那个时代零散的生活片段。把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变成自己生活中的沉淀,可以启迪人,使人沉浸其中,给人力量,激发人对生活的信心。 在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中,出版商和作者都希望通过重新出版琦君女士的散文,经典能够流传下来,经典的力量能够吸引每一个人,并在浮华和焦虑的社会中回归到他们的真实本性。(张秀涛) 经典散文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