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定义文字

作文大全网 2020-05-23 02:29:15 浏览量

树——王鼎钧散文《树》分析 悲悯的深层表达――王鼎钧散文《树》赏析 刘,,人民教育出版社 《树》是台湾著名散文作家王鼎钧的代表作。它描述了一棵让人类受益多年的古树最终被人类砍伐的经历。它表达了作者对树的命运的遗憾,以及对城市文明发展的利与弊和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思考和感受。作者用第三人称客观地叙述了大树的故事。他的表达尽可能的克制和保留,这使得文章有意义。然而,读者仍然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作者的主观意图。下面是对文章的主要思想、构成和语言特点的分析。 全文按照作者对《树的故事》的叙述和评论的顺序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从开始到“向外一厘米到一厘米”):描述早期的大树。在这一部分,作者写了人的外貌、经历和“善良”。简而言之,我写了三个内容。这棵大树有着奇特的特征:古老,佝偻,但结实而稳定,茂密而繁茂,这是粗略看去的样子。它有发霉、黑色、潮湿的皮层、凸起的肋骨和纵向裂缝。树的身体像生铁一样铸造。这是你仔细观察时的样子。这棵大树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站在泥泞的中间道路上,周围是几个旧平房,这是一个破败荒凉的景象,远离现代文明。大树对人类有巨大的价值:它们在猛烈的台风面前屹立不倒,一片叶子也没有落下,成为生命蔑视和抵抗台风的一个例子;有些人把一炷香插入树的洞里,祈求和平和心理安慰。在炎热的夏天,用成千上万的手和手指抓住阳光,为行人提供阴凉和安静,为鸟儿提供庇护。晚上,给情侣们一种温暖的感觉;它还扩大了“向外一厘米”的遮荫面积,湿润了周围更多的土壤,给人类带来了更多的好处。总之,这棵大树看起来非同寻常,这真是世界上罕见的东西,也代表了一个古老的乡村风景和一种和平宁静的精神。树懂得人性,说出人情,看不到它的私利,只看到它的利他主义,甚至有某种特殊的神性,自古以来就静静地、默默地保护着人类。 第二部分(从“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别的东西”到“在星星下仰望上帝空”描述了最近的大树。在这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现代文明对大树生存的负面影响,导致人类发展与自然环境保护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首先,我写了大树和外界环境之间的冲突。高压线、公寓、道路、公共汽车、出租车...一个接一个,大树领地古老的乡村风光一去不复返了,大树本身淹没在滚滚黄尘和烦躁的喇叭声中。”清澈的树荫不再有用了,”人们实际上质疑大树存在的必要性。其次,他写了自己内心的矛盾和冲突。作者假设树有感觉、知觉、灵魂和气质,从而引发对树的深刻反思。一方面,大树知道它迟早会面临被杀死的命运。另一方面,迁移和逃离是不可能的。此外,它在土壤中“有效地死亡”,并且“生而不死”。然而,即使如此,这棵大树仍然默默地做出它的贡献。在沉甸甸的灰色下,就像死鱼一样,连它的根也被压路机压在灰色下。雨后它仍然呈现出翠绿和深绿色。在比猫步还轻的细雨中,诗歌正在酝酿,“冒着生命危险掩盖失去的土地,做出无用的贡献”。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除了无私的奉献之外,树还具有宽容和大度的品质。 第三部分(从《那天,一个喝醉的司机》到结尾):描述了当前的大树。以前,它是对大树的一般描述。在这一部分,文章转向具体描述。作者对这棵树的最终命运进行了重点描述,并含蓄地表达了他的不满。这是全文的重点,这是关于四件事:第一,酒后驾驶事故;第二,电锯砍树;第三,一个清道夫讲述蚂蚁王国的故事;第四,挖根和平整道路。这些事件都有其隐藏的倾向性和意识形态内容。首先,这些事件似乎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然而,后三起事件实际上是由酒后驾驶事故引起的,这是相当可笑和不合理的,作者隐含的批评态度是可以实现的。第二,电锯锯倒了一棵大树,它靠近人类,对人类很好,这是违背正义之心的。"电锯从树的脚踝骨上咬了下来,把它嚼碎,撒了一圈白色致密的骨粉。"这样的描述真的很可怕,人们可以意识到作者隐含的同情心。清道夫女人讲述的蚂蚁王国动"他们来参加树的葬礼"的故事,充满了悲壮的气氛,表现了来自动物王国的同情。事实上,动物王国的同情心也是作者的同情心。在这种情况下,读者可以理解的意义和方向的感情,而不是特别指出它。然而,文章中的倾向性词语和句子能更好地表达作者的意思和文章的主题。也就是说,作者情不自禁地表达了怨恨和悲伤。虽然这个表达是含蓄的,例如,锯树作为“屠杀”,作为“葬礼”,作为“刽子手”等等。 本文按照大树的人生经历顺序叙述,主要是描述和叙述,很少讨论。这种思想和写作方法的特点值得仔细思考。关于这棵大树有许多事情可以说。这篇文章只陈述了这棵大树对人类有益和被人类砍伐的情况。它是从矛盾和对立两个方面写成的,具有深刻的意蕴。根据时间叙述,叙述越遥远,越简短,在不久的将来越详细。大树的具体形象的描述放在前面,这意味着首先给读者一个清晰和全面的印象。其中穿插了一些传说,丰富了文章的内容,增加了趣味性。大树写作分为早期、近期和当前三个部分,有明显的语言符号,即第二部分的开头有一个“但是”的转折点,这表明另一个相反或矛盾的情况将被告知。早期的大树自然会过渡到最近的大树。第三部分的开头写着“在这一天,一个喝醉的司机……”,这表明一个特定的事件将被告知,最近的大树的写作将自然地过渡到当前的大树的写作。文章的结尾写道:“现在,太阳和月亮都很明亮,周道就像一根柱子。没有人知道有这样一棵树,也没有人知道成千上万根断根在石头、沥青和柏油层下窒息而死。”在故事的结尾,没有任何东西被讨论,就好像它是“平淡的”,但是“平淡”有着深刻的含义,带着淡淡的悲伤、苦涩和怨恨。总之,文章是按照大树的生命历程来叙述的,因为大树的经历本身就是感人的、鼓舞人心的。在这篇文章中,讨论多了,讨论少了,结尾一点也不“响亮”或“令人震惊”,因为作者的写作风格就是这样。 这篇文章的语言特点是生动、机智、简洁。有许多生动的场景,成为文章的“亮点”。例如,一棵大树的形状写着,“树顶像新爆炸的烟花一样密集”。这个比喻很奇怪,有很强的形象感和运动感,这是一个新手文学作家无法企及的。另一个例子是《夜深人静》中的树,“毛毛雨比猫步还轻,落进树叶里形成小水滴敲打在路上,揭示了秘密。它非常潮湿,富有诗意”。它完全是诗意的语言,"毛毛雨比猫步还轻"可以说是一支神奇的笔,它写下了毛毛雨的真实形象和作者的独特感受。作者有很好的文学和语言基础。他喜爱文言文,并有所创新,如“星星面向千家万户,天象庄严”,“日月争辉,周道如柱”等。这些句子是作者用文言文加上造句技巧来表达新的思想和感情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树的命运,“啊,啊,树没有脚。树木是世袭的土著人,是春天泥土的有效死者。树木离开它们的根,根离开它们的土壤,树木被摧毁。”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切都有默契在先,不多话”。这样的短句比比皆是。他们都用简单的方言表达了丰富而含蓄的思想和感情。(2500字) (《树》是2004年春季使用的人民教育版语文教材九年级第二册) 相同的 树,对树的欣赏 本文选自《20世纪中国散文华英、台港澳卷》(孟庆鹏) 在整篇文章中,拟人被用来给人一种沉重的悲剧感,这是这部作品更成功的特点。这种悲剧感正是作者最后一次穿越老树“站在那条路上很久”的遭遇。它象征性地向人们表达了一种强烈的现代意识:现代科学的高度发展,使人们越来越远离自然的科学技术,正以科学技术本身的同步发展速度剥去人类生活的最后一层诗意。虽然有些人认为这种遗憾是一种过时的事情,对每个人都不开放,但他们会表现出一些迟钝或懈怠。这篇文章通过选择一个靠近人们的角度,在街道的一边,表现了作者的焦虑和不安。笔触细腻朴素,感情呆滞凝重。 拟人化的笔触由远及近,从自然存在到有情生活,从生动的描写到深思熟虑的比较,最后赋予“树”以真正的精神,使真正的精神打动读者的感知:“啊,啊,树没有脚。树木是世袭的土著,是春天泥土的有效死者。”绿色在这里,绿色是活的,绿色是死的,死亡正在回归绿色。“不仅仅是绿色的生命赋予了人类存在的世界吗?它不仅赋予了人们生存的权利,还赋予了他们美丽:“一千只手,一千只手指托住阳光”,并在炎热的夏天为他们披上厚厚的一层阴影。于是小鸟来了,“这给孩子们带来了快乐。”所以爱人停下来”,在树荫下培养他们的爱;尽管它“被灰色和白色包围,像死鱼追死鱼”,它静静地站在那里,“让下车的人在树下从容地拿着雨伞”;它也只是默默地自己长“一厘米一厘米”。在这个“其他事物扩展得更快”的时代,它仍然在“冒着生命危险去掩盖失去的土地,做出无用的贡献,在星空下仰望上帝”。 这些小组从不同的角度描述“那棵树”的单词。它们精致而简单。他们着重用隐喻和转喻来写下老树生命的寂静绿色和它的自然存在给人们带来的祝福和阴影。如果大自然知道,它会如何告诉人们? 然而,"树什么也没说,上帝也没说,"但是人类宣布,"树将为它的生命付出代价!"从这里,文章完全进入直接人格化描述。细腻的笔触表现出情感的停滞,使得“树”的死亡意象非常凝重:“电锯从树的脚踝骨上咬下来,嚼碎,撒了一圈白色的密集骨粉”。创世之神在他的沉默中包含着悲伤和愤怒。一切都陷入了沉重的悲剧气氛:“星星接近千家万户,天空庄严肃穆”,“老树叹息,一棵接一棵”。作者的笔充满了尖刻的谴责,“万事皆有定数,万事皆有默契在先”。这种尖酸刻薄甚至更像是对特殊的社会丑陋的隐喻。特别是,这个清道夫女人的叙述形成了一个生动的寓言式的描述,给了“树”一个真正的精神:“树昨天早上还在那儿”,“住在树干里的蚂蚁动得很大”,“老树是通灵的,它预见到了这种感觉,并且先告诉了寄生在它自己身体里的寄生虫灾难”,因此,“每一个离开巢穴的黑人战士”都“表达了他的悲伤”。最后,在“月光下的谋杀之夜”,灵媒树结束了它最后的悲剧。很难说这个寓言不是真的。它充满了作者的同情和悲怆。它还加强了拟人的修辞效果。 人们总是称赞大自然的礼物是无私的奉献,从来没有想到这是人类对大自然掠夺的无意识掩盖。在散文中,斧头和鹤嘴锄在强光下挥舞的巨大影子,难道不是反映在“路面”和“窗帘”上,象征着灾难的神奇阴影吗?人们挤出了这座城市最古老、最长的最后一片绿荫。依靠绿色生命繁衍的精神远离灾难吗? (摘自《中国散文欣赏文库》?当代卷,百花文艺出版社,1993) 论王鼎钧的散文(楼兆明) 由于散文文体是一个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的特殊范畴,它的变化往往不局限于纯粹的专业散文界。如果说,陈开辟了散文的新的思维空间,使这种文体作为思想载体的经典地位得以复活,而新的审美标准的实现和发展则必须由纯粹的艺术家来完成。人们熟悉余光中作为散文创新者的名字,而另一位在美国或许取得了更大艺术成就和更深境界的中国散文家王鼎钧并不为人所知,对大陆读者来说也相当陌生。余和王都是创造了散文阳刚之美的作家。如果我们能冷静地看待现代散文的传统,就像我们看待中国古典散文的传统一样,有多少现代散文作家能像庄子、韩愈、苏东坡那样具有泰山日出、雷霆万钧的阳刚之气呢?!台湾散文最初继承了周作人的学派,而周则继承了晚明散文的遗产。毕竟,有一种衰落和衰落,日落归乌鸦。因此,王鼎钧和余光中在散文文坛上的崛起,不管他们的思想倾向如何,他们无拘无束、突兀的想象以及他们像游行一样控制写作的能力,都把散文的阳刚之美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没有理由拒绝它们。郁与王在艺术风格和心理气质上有所不同。郁豪放,王沉郁。我更注重情感的内涵和表达,王更注重民族审美心理、风格和风格的变异,散文容量的拓展空。然而,二者却是完美的契合,为完成现代散文传统的创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粗略地说,王鼎钧对散文审美变革做出了三大贡献。首先,对人的研究,尤其是从美学的角度来看,是王鼎钧整个创作的主线,他将人置于历史动荡的漩涡之中。他牢牢把握了人类的两个系统:生物和社会层面的交叉和渗透,人作为精神和肉体、精神和欲望的双重矛盾统一,两者相互依存、相互制约。他把它剥离出来,生动地描绘了美丽与丑陋、悲伤与快乐的错综复杂的画面。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类“欲望”的两重性。一方面,它是社会物质文明发展的动力;另一方面,由于“贪得无厌的欲望”,它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这不仅是人性的一部分,也是人类堕落的原因。《欲望》和《网》等章节不仅让我们体会到作者深邃的哲理和美好的意图,而且在《树》和《绿纱布》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思想在不同方面的延伸和阐发。前者写的是象征物质文明进步的城市扩张,而人和事物适得其反,破坏了它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虽然后者写的是抗日战争时代的故事,但其核心基础仍然是欲望的善恶两重性。然而,在艺术的启示中,它拒绝任何形式的政治或道德说教,有效地回避了过去思维中的二元判断习惯,在复杂中寻求真、善、美。其次,从审美思维的形式上,王鼎钧对传统的一维“音乐文化”持重新评价和自觉批判的态度。他作品中所表现的人物、事件甚至情感都具有一种与传统欣赏心理相矛盾的悲剧美,具有双重痛苦的性质(时代的痛苦和传统文化的心理流产所带来的痛苦)。美不是痛苦和因袭的负担,而是一种扭曲的人性,但在这种负担下却无法被摧毁和抹去。他作品中的悲剧总是与惩罚和毁灭的主题以及美和丑的主题联系在一起。但是这种惩罚和毁灭的主人在西方文学中并不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他也没有从邪恶和废墟中寻找刺激的美。王鼎钧说:“这个时代让我折叠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努力去打开它”,他想从“水成岩”的历史褶皱中看到数百年来汹涌澎湃的海浪拍打着海岸。他将“用异国的眼光和家乡的心”来审视和表达一切。用外国的眼光审视“故乡之心”,对于“故乡之心”的民族文化品格和中国现代散文“内文”的迁移与变异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步。第三,王鼎钧在散文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散文体裁非常广泛,包括散文、小品、叙事散文、抒情散文和散文诗。就风格而言,结构和风格非常开放和紧密,快速,尖锐,分散,有时空精神,有时平原,有时平原和古雅,有时诙谐和庸俗,混合悲伤和幽默,繁荣和平静。他将小说中人物的情节结构引入叙事散文。音乐家组织长抒情散文创作“交响诗”和“四重奏”结构运动;为了把散文的容量由小变大,他把一般的道德符号转化和概括为世界本体论的符号。换句话说,他作品中的意象和符号往往带有哲学本体论的味道。在想象力方面,在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被引进之前,他不时使用超现实主义。在他的寓言式草图中,部分和细节是徒手画的,而整体和整体通常是写实的。这种写意与写实的融合,是他开发潜意识深处的幻想宝藏的一大成就。 (选自王鼎钧散文集,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年,本文是该书的序言) 树
标签:

上一篇:那天晚上

下一篇:那些年我们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